命理源流
2019-02-23 10:42:3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命理,应该是真正被学术遗忘的角落。即以清朝乾嘉学派之琐碎,也无暇顾及这些江湖之术。但生辰八字算命术在民间影响极大,必定折射着不同时
“命理”,应该是真正被学术遗忘的角落。即以清朝乾嘉学派之琐碎,也无暇顾及这些江湖之术。但生辰八字算命术在民间影响极大,必定折射着不同时代的历史真实。例如清朝人的宿命意识,宋朝人的道德意识,近现代人的自由识,在算命方法的演化中都有准确反映。

 
 
 
 

 
 





















命理源流,敦煌写本禄命书
 
由于训练有素的学者很少介入命理之说,研究命理之说的严肃学者,又往往处于边缘地位,所以命理学说的沿革史,长期以来就没有定论。台湾命理学者梁润湘认为新旧《唐书·吕才传》所述的“禄命书”是最早源头。因为吕才年代较早,生活在唐太宗时期。更多人则认为记载于四库的《李虚中命书》是最早的命理专著,但稍加推敲就能发现,该书在宋明两代经过了多次删改,已经无法反映原貌。
 
《旧唐书·吕才传》:……又按《史记》:秦庄襄王四十八年,始皇帝生。宋忠注云:“因正月生,为此名政。”依检襄王四十八年,岁在壬寅。此年正月生者,命当背禄,法无官爵。假乖禄,合奴婢尚少。始皇又当破驿马生,驿马三刑,身克驿马,法当望官不到。金命,正月生,当绝下。为人无始有终,老而弥吉。今检《史记》,始皇乃是有始无终,老更弥凶。唯建命生,法合长寿,计其崩时,不过五十。禄命不验二也。
 
幸运的是,敦煌写本发现了若干种“禄命书”,如《推十二时人命相属法》、《人姓五音归属法》等,证明了唐朝真实存在各种禄命书。根据《旧唐书·吕才传》记载的“叙《禄命》”和敦煌写本禄命书,可以证明后世流传的李虚中命书,与这些内容大同小异。是一种以年月日“纳音神煞”为主的算命方法。
 
《李虚中墓志》:……其十一世祖冲,贵显拓跋世。父恽,河南温县尉,娶陈留太守薛江童女,生六子,君最后生,爱于其父母。年少长, 喜学,学无所不通,最深于五行书。 以人之始生年月日所直日辰支干,相生胜衰死王相,斟酌推人寿夭贵贱利不利,辄先处其年时,百不失一二。
 
这套方法大约成型于唐朝中期,由李虚中建成完整的体系,所以江湖上都以李虚中为命理之始祖。他提出了重要的“主本”概念,以日柱代表命主,而以年柱及地支的纳音神煞,判断富贵贫贱。五代末期人徐居易又将这套体系翻新改革,形成“子平之术”,抛弃神煞,专用五行生克,这种方法有着结构上的优越性,非常简洁。此后明朝、清朝、民国在子平体系的基础上发扬光大,形成了现代命理之说的完整体系。
 
但少有人知,这个过程实际上折射着重大的历史背景,更加深刻地反映了历史变迁对普通人的影响。
 
从李虚中到徐子平,实际上是唐宋转折的真实回响
 
李虚中出身陇西狄道李氏,与大唐同属一脉,在唐朝中期属于门阀贵族。他归纳出来的“主本”概念,实际上反映了当时的门阀社会的现实。而徐子平抛弃纳音神煞体系,将代表命主的日元释放出来,在每副八字的推理起点上,已经不分贵贱、一视同仁了,这与宋朝的科举、开放如出一辙,是平民社会崛起,个人命运意识觉醒的真实反映。
 
门阀
 
李虚中虽然生活在肃宗时期,其时安史之乱结束,唐朝王室开始倾向保守立场,不再那么开放了,但当时毕竟还是门阀较强的时期。李虚中以贵族身份研究命理,更强调年柱,这是对命运现实的洞察:人命必须先要有一个“本”。这个“本”在徐子平的时代,就不那么明显了。李虚中虽然没有明确提出年柱代表祖辈,但它指向一种不可变改的先天环境。这个概念的提出,无疑是门阀社会的真实反映。
 
 
徐子平身处五代末期,当时门阀社会已经扫除殆尽,河东、魏博的那些军人集团在长期战争中也消耗一空,随着平民出身的郭威、柴荣的崛起,一个平民社会已经遥遥在望。徐子平发明的命理体系,第一次采用了“财官印”概念,暗示每个命主,只要八字搭配得当,都可以得到名位、财富、权力。这在李虚中的时代,显然是不太可能发生的,即便有少数例子,也不能代表主流。若非看见过平民如何崛起,这种观念是不太会转变的。
 
 
宿命意识的回归,明清
 
徐子平的体系可谓结构优美,释放了平等的主体意识,它屏蔽了年柱的压倒性影响,将每个命主置于先天一致的起点,往后的富贵贫贱,取决于命、运的流转。在北宋突然灭亡后,南宋社会对这套理论大为着迷,兴起了第一个平民命运意识的高峰。
 
近代算命瞎子
 
然而,命理学说最兴盛的明朝、清朝,却反而流露出很强的宿命意识,尤其是清朝。著名的命理家任铁樵,以自身八字为例,阐述了他对命运的观察。他在《滴天髓阐微》里沉痛的说到:此铁樵自造,亦长夏天,与前造只换一丑字,天渊之隔矣。他反复对比平民和官贵的八字,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,深感宿命之可畏。
 
清朝社会
 
众所周知,乾隆时期是社会转向僵化的转折期,内卷化的社会的命运意识,不再像宋朝那么轻松了。宋人可以置之一笑的八字问题,在清朝却关乎一个人的一切。任铁樵从小被认为命好,当官肯定不愁,但到了中年仍然穷困潦倒、一字不验。他才痛彻的感到宿命下的身不由己。他最后认为就是因为八字中缺少一个字,才导致自己前半生的穷困。在任铁樵这类清朝命学家的眼里,不仅没有唐人的先天观念,也没有宋人的自由乐天的观念,甚至没有明朝的君子小人观念,只剩下赤裸裸的宿命:万般皆是命、半点不由人。
 
但这种时代是算命家的好时代,他们的断语是“金不换”,是“铁口神断”,有所心得的算命家恐怕都能够达到小康水平。
 
近代以来的体系崩溃
 
清朝后期,命理研究进入一个整理时期,形成了《三命通会》、《渊海子平》、《滴天髓》、《穷通宝鉴》、《子平真诠》五大著作体系。徐子平算命法从各方面被发扬完备。随着印刷技术和传媒的发达,很多人都读过一点,到现在的互联网时代更是如此。
 
徐子平体系的优美结构、简洁推理,非常适合近现代社会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,都可以实现自己八字体系中的生克变化,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。这构成了一种替代宗教的价值。但稍有了解的人却又都明白:徐子平体系实际上很难算准现代人的命。因为没有适当的判断依据,一副八字,在李虚中体系中可能一无是处,但在宋朝却可能是著名鸿儒,在明清两朝又会因一字之差而失之交臂,在现代社会却很有可能是一个创业明星。这其中没有明确的判断标准。
 
近代算命达人 韦千里
所以,很多江湖派别开始复兴了,如”盲派“。这个派别重新回到类似唐朝李虚中的体系,用”势“、”主客“这类概念作为判断依据,不问是非、不问先天,只讲某个命有没有势,这个势能不能发挥作用。这说明现代人的命运意识是非常混乱和模糊的。
命理学说的变化,反映了一个特定的命运意识,间接的折射一个时代的历史真实。
 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易经八字生辰算命知识
下一篇:9种手纹的女人命好图

  • 禅语1:生活本不苦,苦是欲望太多;如果心不累,累就是抓得太多。生活的过程就是追求不断减少的欲望。不管昨天有多苦,今天的微笑都应该用来吟诵一段悠闲的回忆。穿越万年红尘,让心灵平静。
  • 禅语2:孤独不一定不快乐。如果你喜欢一个人,你为什么要在乎谁先开口?很少会看到如此美好的心情,以至于一个人想要和一个人握着手,一直去分享自己的喜怒哀乐。所以,一旦遇到,一定要好好把握。
  • 禅语3:世界上有许多美丽的东西,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拥有。如果你手中握着的已经是幸福,那么前方无论诱惑有多大,都不要冒险。事实上,快乐之山没有顶端,也没有头。
  • 禅语4:生活充满了风景和诗歌。为什么你总是怀念那些逝去的记忆?我们把美丽的宝藏保存在我们的档案中,拒绝痛苦和悲伤,只做最好的自己。美丽,总是短暂的。然后,在美丽消失之前,请让我们静静地听听花朵的声音。
  • 禅语5:一个人走路,一个人睡觉,一个人思考,一个人喝醉。一个人忙,一个人累,一个人烦躁,一个人经历。从希望到绝望,从希望到失望。从妄想到梦想。我真的不需要太多。悲伤时一句安慰的话,骄傲时一句赞美的话,疲惫时一个依靠的肩膀,悲伤时一个温柔的拥抱。事实上,幸福就这么简单。
  • 禅语6:一个人明白生活的真谛,并在风雨中锻炼自己的力量,这就是生活的真谛。每一次生命,总有一段不平凡的旅程,没有人例外。在我们有精力过上更好的生活之前,有些事情我们必须放弃。
  • 禅语7:生活的很大一部分是躺着。有一种叫做躺下的智慧,一种叫做忍耐的勇气,还有一种等待叫力量。不管你做什么,你都必须获得成功。聪明人知道如何躺下,知道足够多了就足够了。
  • 禅语8:当你成为对自己来说最残忍的人时,你就不会再觉得别人对你有多残忍。在你几乎不会期待这个世界改变时,反而你会感激那些对你残忍的人。生活中,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温暖和无尽温情!
  • 因果:“古人云: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;为善是因,善报是果;因果循环这就印证事物的循环规律性,所以像命理推算,婚姻测算,周易取名等算命文化,我们要满怀敬意之心。